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我与学术讨论会的不解之缘
作者:刘璐  发布时间:2019-08-26 17:08:11 打印 字号: | |

    说起我与法院系统学术讨论会之间还真是有着不解的缘分。2006年参加工作至今已经十年,除了入职第一年已是下半年,无缘投稿,至今我已参加过九届学术讨论会,可以说年年不落。结识它都早于结识我的爱人,就连我怀孕生子那年也没有错过参会。用同事的话说“你这是真爱啊!”而说起成绩也还差强人意,从全国优秀奖到全国二、三等奖、北京市一等奖都曾有所收获。历经九年,在参加学术讨论会的道路上我真的经历了许多酸甜苦辣,而也正是这一次次理论与实践的碰撞和磨合,让我完成了成长与蜕变,让我十年的职业生涯更加充实。

    选题——抛弃功利

    关于选题,在高院每年组织的学术讨论会论文写作辅导课上老师都会作为重点来讲。很多在全国斩获大奖的选手也都曾传授过自己的经验。而我自己从参会九年的历程来看,只有一个小小的个人经验,那就是千万不能功利。因为有的人会告诉你要选最新最热点的题目,这样中奖率才高;有的人会告诉你要追求冷门的领域或角度,因为这样才能避免评委的审美疲劳。而我要说这些技巧也许都可以参考,但我们最终还是要弄懂我们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是仅仅为了获奖,还是真的在审判实践中发现了问题,认真的研究了问题,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解决问题,从而生出一种不吐不快的冲动。我想后者才是推动着我们在办案“压力山大”的境况下还能锲而不舍的深入研究某一问题,字斟句酌的书写每一句话的巨大动力。有了这种动力,我们的文章才会更加专业,更具深度,也更有现实意义。回想我参加学术讨论会的这几年,每一年的选题我都是结合当年的大选题范围认真梳理了自己在审判实践中发现的问题,选出自己真心想下一番功夫研究的问题,抛弃获奖与否的功利,真正出于本心的确定选题。如2007年我入职后第一次参加的第十九届学术讨论会中,量刑规范化是当年的最大热点,而初入法院的我对于量刑的认识仅限于每次合议记录时听到的法官们对于量刑的最真实的思考。从中我发现实践中的量刑并不是刑法教科书写的那样刻板,也不是法律条文规定的那么简单。于是在大多数论文热衷于寻找法定刑的量刑基准点或热烈的讨论多种法定量刑情节的适用原则与方法时,我选择了《透视量刑结果的背后——量刑中隐性因素之解读》作为论文题目,试图透过裁判文书上所引寥寥几句的法律规定,去探求量刑结果背后所隐藏的虽没有法定名分,却又现实的影响着法官量刑的种种隐性因素。希望通过对这些因素的解读与分析,能够辨别其品质,以便更好的扬弃,使其与法律的明文规定更好的契合,共同完成适当量刑的刑事审判任务。而这个选题也使我第一次参会就获得了北京市一等奖、全国优秀奖的惊喜。

    成文——千磨万砺

    法院系统的学术讨论会获奖论文水平一向很高。因此要想写出一篇可以参赛的论文,其写作过程都是漫长而“虐心”的,更遑论要斩获奖项。很多作者在获奖后被问及写作过程都提到过一个词——痛苦。是的,发现问题容易,而真正深入进去研究问题,并且能找出解决问题的途径,则并非一日之功。要写出一篇言之有物,专业且精彩的论文,最保守也要用2-3个月搜集和研究已有资料,用1-2个月构思并写作,这里还不包括有些文章需要做大量的问卷调查和数据统计分析工作。而在案件数量激增的现实下,这些工作都需要我们利用业余时间来完成。记得在参加第二十一届学术讨论会时,我作为一名战斗在重罪刑事案件审判第一线的法官,在大多数人不赞成重罪案件刑事和解的舆论声中选择了《对重罪刑事案件建立刑事和解制度的思考》为题,就是想通过这篇文章将一线最真实的审判情况反映出来,将一线法官对这一问题的认真思考告知众人。在这篇文章的写作过程中,我用了近半年的时间进行资料搜集和研究,同时做了大量的实证数据统计工作。在别人逛街、追剧的时候,几乎我的每一个夜晚和周末都献给了这篇论文。直到写作后期我发现自己怀孕了,也没有草草收笔,而更是仔细斟酌、反复推敲,用我的心最终写完了全文。因为它就像我的另一个孩子,同样让我珍视,来不得半点马虎。最终,在我挺着已经高耸的孕肚将要临产的时候,传来了这篇文章获得全国二等奖的好消息,我不禁喜极而泣。

    修改——精益求精

    历年参加学术讨论会的经验告诉我,“好文章是改出来的”是绝对的真理。因为,文章成文只是完成了一半,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不停的审视,不仅作者自己的想法会有所修正或更加成熟,同时将文章拿给更多的前辈、学者审阅也会得到更多的指导和建议。2015年,我参会的文章《在保障与干预之间:法官与死刑案件有效辩护的实现——以某中级法院一审死刑案件为样本》,仅仅题目的具体表述就改过四次,论文的内容也在很多领导和专家学者的帮助下改动很大。就在交稿的前几天,还有老师给我提出了宝贵的意见,可惜由于时间的原因文章没有能进一步调整,不然可能会取得更好的成绩。

    这就是我与学术讨论会的缘分,九年的参与,九年的成长,九年的收获,我想我与学术讨论会的缘分会继续下去。

 
责任编辑:孔维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