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石海燕,你现在还好吗?
作者:辛荣  发布时间:2019-07-26 15:05:19 打印 字号: | |

参加工作至今已有29年了,29年中接触过的当事人得有上万了吧?形形色色的当事人都是我眼中的匆匆过客,唯有石海燕,一位既普通又不普通的的姑娘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直到现在,我还经常会想到她,石海燕,你现在还好吗?

记得那是十多年前的一个夏天,我如往常般坐在法庭里,等待当事人的到来,准备开庭的是一起赔偿案件。法庭的门开了,进来的是年轻、漂亮的上诉人石海燕,陪伴他的是一位小伙子,他的律师。盛夏季节,姑娘穿着长筒靴,是那种那个年代能有的长度最长的冬季长靴,我惊诧于她奇怪的穿着。

接下来的审理过程令已经阅过卷的我震惊。石海燕就读于西城区S小学。二年级的一天,她在校园里正常行走,灾祸从天而降。身边的一堵校内围墙毫无征兆地倒塌了,墙体砸到了她的右腿和右脚。接下来的事情太残酷,七岁的石海燕因此被截掉了右脚!我无法也不敢想象一个七岁的小女孩被截掉一只脚的心情是怎样的,但我知道从那一刻起,石海燕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样了。经调查,事故的原因是工程存在质量问题,毫无疑问,校方应承担全部责任。学校和石海燕的父母达成书面协议,每年年底,凭借医疗机构的票据,学校承担石海燕全部医疗费用。十几年来,学校也算履行承诺。后来换了校长,新校长对待前任遗留的问题不愿再承担责任,毕竟这个已经背负了十多年的“包袱”还要无期限地背下去。对于学校全责这一点新校长也有微词。无奈之下,石海燕提起诉讼,判决结果是学校承担石海燕已发生的当年的费用,但石海燕的医疗费仍然需要每年年底报销,因为无法确定她每年到底要花费多少钱维护她的义足。这就意味着,如果学校不同意承担损失,石海燕就需要年年诉讼,直到她生命终结的那一刻。石海燕因此上诉了,她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法院明确事故是学校全责,学校一次性给一笔补偿,希望调解解决纠纷,因为一审法院并没有对事故责任进行明确的判定。

石海燕平静地讲述着自己的故事,没有一滴眼泪,也没有一丝悲伤。我想哭,替七岁的石海燕大哭一场。我的眼前好像出现了一幅画面,老年的石海燕穿着长筒靴缓慢地走进学校,捧着一大堆票据,站在校长面前……这一刻我觉得石海燕并不是我的当事人,她就是一个需要人帮助的可怜的女孩儿。我想帮助她,我也必须帮助她!

我试探地说我想看看她的脚,问她是否方便。石海燕反问:“您不害怕呢吗?我怕吓到您。”“没事。”石海燕脱掉长靴,露出义足。当我看到她的“脚”的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哭了。石海燕告诉我她现在在首都机场做财务工作,同事们并不知道她的情况。只是对于她一年四季都穿长靴感到好奇,她唯一的解释就是习惯了。我问了一些与案情无关的生活上的事情,她都一一作答。她告诉我她结婚了,丈夫知道她的身体状况,他们很相爱……她说她已经习惯了,只是每年年底去学校报销医疗费的事情很麻烦。她说她不恨任何人,这一切都是命定的。

接下来的庭审中我竭尽全力地做学校的调解工作,希望案件如石海燕所愿一次性调解解决,希望石海燕过上平静的生活,如常人一般。最终,由于学校同意支付的数额太低,调解失败。我很快出了判决,判决中明确学校应无条件地承担全部责任,要求学校积极报销石海燕每年年底已发生医疗费。

案子结了,但我常常会想起她,我想知道她过的还好吗。第二年的元旦,我收到了一张贺卡,居然是石海燕寄来的。那是一张自制的贺卡,卡片上画了两幅画,左边一幅是一个哭泣的小姑娘,旁边的第二幅是一个放风筝的面带笑意的小姑娘。虽然卡片上一个字都没写,但我明白石海燕知道我依然惦记她,她用画笔告诉我她很好。那一天,我开心极了,只为石海燕。石海燕寄来的贺卡我一直保留着,前几年在搬家过程中不慎遗失了,我很难过,就好像我和一位挚友失去了联系,再也联系不上了。

多年后的一天,一个案子的律师在庭审结束后问我“辛法官,您还记得石海燕吗?”

“记得,记得”我仿佛听到了一个藏在我心底的名字。

“她现在很好,已经有孩子了,和老公感情特别好。他特别感激您!”

“感激我什么?我没能帮到她,我一直很自责……”这是我的心里话。

“她说她特别感谢我主动看她的“脚”,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对待她,她没想到法官能这样。”我一直埋藏在心底的那份担忧彻底不见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时常会想起石海燕,一位不幸的、美丽的、坚强的姑娘。石海燕,你现在还好吗?

 
责任编辑:孔维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