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一袭法袍书正义 曾是邻家少年郎
——团河法庭刘福春剪影
作者:一中院  发布时间:2019-07-14 09:45:41 打印 字号: | |

初见刘福春法官,只觉他人如其名,浑身透着石榴坠红灯般的喜庆和亲切。彼时是我刚刚踏出校门之时,而福春哥已在团河法庭走过了七个年头。经历了审判一线的多年历练打磨,浸润于法庭内外的日夜冥思苦索,周旋在家长里短的重重恩怨矛盾中,这位从乡村走来、憨拙可爱的邻家小伙儿,已蜕变成一位坚韧有为、执着稳重的青年法官。

判决书的字里行间,是他燃烧的激情所驰骋的疆场。我羡慕福春哥可以日书千字、下笔有神,而自己却在学习草拟判决的过程中,面对看起来最为“简单”的离婚判决,总有种没说透、不到位的迷失感,便常常向福春哥请教。他总是在乐呵呵的调侃中将自己的经验心得倾囊相授,还不忘提点我其它各类判决和裁定在草拟时的不同侧重点。他说,写好判决说理所依赖的不仅有理论功底,更有生命的厚度。离婚判决看似简单得可以只有寥寥数语,却能考验法官对法律适用是否娴熟掌握、对一段关系是否认识到位、对生活道理是否体味深刻。他审慎地对待每一份裁判,反复酝酿,字斟句酌,以避免更多人陷入对法律的误解,希望能引导一些人对另一些人的理解,并为每一份判决铺垫正义的底色。

谈话室里的谆谆善诱,是他对案结事了的不断追求。家事案件的当事人,都是最平凡的老百姓。他们常常不请自来,找福春哥倾诉自己多年的委屈和“一宿没睡着觉”的思绪。而他只要有时间,一定会亲自接待,倾听这些家长里短,安抚当事人忐忑的心。福春哥说,家事纠纷调解的紧要在于倾听、坚持和对症下药。在他看来,多一分倾听,当事人就多一分信任,法官就多一分设身处地的可能,调解从而就离成功更进了一步;而多一分坚持,就可以在磨合中实现“滴水能把石穿透,万事功到自然成”;但只有抓住案件背后真正矛盾之所在,再将法理与人情掰开揉碎了讲给当事人听,方能直击要害,事半功倍。面对家庭的裂隙,福春哥就像所有团河法庭法官们始终追求的那样,尽力去缝合而不是撕裂,让眼里净是利益与胜负的当事人感受到法律的温情。

法庭外的挑灯夜战,是他深埋于心底不灭的理想。我还记得一个背影:那时还住大学生宿舍,某天深夜回办公室取电脑,却不经意地看到福春哥的屋子还灯火通明。循迹望去,墙上折射着灯光的余晕,映照出伏案的身影。那是他在埋头工作,专注得让人不忍打扰。看到这一幕,我方知他在庭审中那些看似轻描淡写的击破,背后有成竹于胸的准备;调解时那些似乎轻而易举的化解,包含着吃透案件后对人心深刻的了然。在实践中探索的努力让他在2014、2015连续两年结案数量位居庭内之首,连续三年获得审判质量奖并于今年被评为“办案标兵”;在理论中思考的执着助他多次参与法学论述的编纂、承担调研课题的写作,撰写的多篇案例被收入权威案例集中。原来,他黝黑的肤色和喜庆的外表之下,深埋着法院人的情怀、光荣与梦想。

这样的福春哥,是在齐鲁大地的田间地头成长起来的少年。他也曾经在耕种劳作后笑看麦菽千里浪,也常常聊起80后这代人幼时的欢乐与荒唐。厚重的土地赋予他踏实勤奋的品性,让他总是默默耕耘却不以斗士的形象示人。他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充满笑点,总把大家逗得喷饭;他亦真诚朴实,不做哗众取宠的表演。有一次我拉着福春哥和两位拿到案款后笑开花的当事人合影,他出于书生性情,内敛自矜,但事后见到照片却是十分欣喜。他偶尔会在京城怀念故乡的山川草木,这总让我联想到一幅亲切的画面:山东老家的农田上,一望向前是远方的低山,路两边是蓬勃的树木,树旁有几条小岔路,但年少的福春哥眼神坚定,前路光明。

如今,曾经的邻家少年已然蜕变。博学于文,审问于感,慎思于行,明辨于事,笃行于志——这是福春哥作为青年法官的信条,陪伴他在纠纷的泥泞中跋涉。他宽大的法袍下,法意、情理与人性交织成一幕幕布满人生百态的小剧场,置身其中的他,用一如既往的乐观和坚韧,调和着家庭纠纷,弥合着情感裂痕,书写着道义公正。即便苦恼与委屈常相伴,却依旧前行征途不改,质朴本色依然。

 
责任编辑:孔维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