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喜欢骑行是从喜欢一个人开始
作者:耿瑗  发布时间:2019-05-26 16:01:08 打印 字号: | |
  市里的距离先不论,仅说去京城的郊区,昌平、怀荣、顺义、房山、门头沟,加起来的总距离也已经超过了700多公里,这个距离在真正的骑行爱好者眼中也属寥寥,但在我平淡的生活中,却串联起来了追逐激情的冲动。

  原本在我印象中,自行车就是连结宿舍、教室和食堂的工具,是经常被风吹日晒的座驾,是让我们的大腿变得更为粗壮的罪魁祸首。因为他的怂恿,我拿出了一个月的工资换了两个轱辘的钢架子;又因为他的“胁迫”,陆续又收入了头盔、面巾、手套等等我之前认为是装酷的道具。

  那也是个夏天,是一个站着不动汗珠子也能啪啪往下掉的夏天。第一次骑行是去了昌平的十三陵。在昌平待了四年,十三陵水库满足了我们对于湖啊、大海啊的向往,简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这次骑过去是为了追忆那些匆匆年华。一路上的汗水一路上想放弃一路上想骂人的痛苦都在到达十三陵水库后了无踪迹。水库后面是一条没有尽头的曲折小山路,两边全是枝丫大树,形成的巨大树荫将路完全盖满了,只有斑斑点点的阳光想要穿透进来,点在地上,就跟演唱会的聚光灯似的,又光亮又调皮。

  之所以说它是小山路,是因为它不停的都是上坡下坡,但又没那么狭长,让人失了耐性。骑行最大的敌人在于坡度是一点没有错的,路上一点点的角度,两个轮胎都能感受的特别清晰,跟寂静晚夜的虫鸣是一样敏感的。在爬坡的时候耳边响起的除了沉重的呼吸声就是沉重的呼吸声,别此,再无他音。

  这个时候也是感叹自己肺活量小的可以得时候。从坡底到坡顶的路,速度都是个位数计算的,这也是个想死的距离,每每都有一种想要放弃的冲动,脸红和脖子粗是这个时刻对上坡路最真情的告白了。但当你坚持再坚持再坚持坚持到最后,终于达到坡顶的时候,整个车身即将向下折翔,那一刻,突然间有种拥抱全世界的冲动,接下来,俯身向下,身下的不再是冰冷的非机动车,而像是翅膀,是穿越云层的翅膀,此时的耳边,是时速三四十公里下的风声,甜腻的风声。下坡的美好只有认真爬过坡才能体会。

  那一刻起,我喜欢上了骑行,也爱屋及乌般的喜欢上了那个爱穿白衬衣的男孩,那个带我开启骑行之路的男孩。

  打那以后,骑行变成了平淡生活的英雄梦想,也不自觉地与说走就走搭上了界。曾最冲动的一次,早起觉得缺点啥,拿起包推起车便杀去了房山,一天骑了130公里,到了晚上累残了才觉得这一天真是缺了根筋。

  有很多朋友不理解这种近乎自虐的旅行。但骑行的过程中,你有大把的时间来思考,你会发现一些曾被你忽略的风景,都被一一拾了起来。当你到达目的地时,把车子一扔什么都不要想,径直躺倒在地上,望着满天星空,在那一刻,你的人生有了那么一点点不同。王安石说,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而骑行所引领于你的奇伟、瑰怪、非常之观,也是非有志者不能得。骑行会检测到体能的极限,会让你在崩溃、绝望与重塑间获知到不同的人生体悟。
责任编辑:孔维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