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廉政之窗
反腐当出利剑 肃贪势在必行
——读《坐天下》“嘉庆:滑落曲线”篇有感
作者:宁韬  发布时间:2019-03-27 15:01:05 打印 字号: | |
  初读张宏杰先生的《坐天下》,只作为历史类读物,书本身具有很强的可读性,作者擅于从纷繁的史料中提炼观点,然后用极富逻辑性的文字铺排,不玩悬念不求深刻,基本出发点是当时的历史情境,基本态度是同情之理解。但直至读完了第一篇“嘉庆:滑落曲线”之后,我突然明白了作者在后记中写的一段话“历史是记忆,更是反思。一个不会反思,没有记忆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只有与当下结合起来,历史才真正有意义。”

  在描写清代嘉庆皇帝时,作者评价“从亲政初期的伟大,到谢幕时的尴尬,嘉庆的滑落曲线如此令人叹息。他二十多年的统治,前面连着“康乾盛世”,紧接其后的,则是“鸦片战争”。正是在嘉庆皇帝的统治下,大清王朝完成了走向万劫不复的衰败的关键几步……”嘉庆皇帝自亲政以来,已经意识到帝国躯体上最严重的问题,是腐败问题,而其亲政抓的第一件事就是反腐败。然而他还是大大低估了反腐战争的艰巨性。他认为,只要掐断和珅庇护制网络结构的花朵,它的根株便会枯萎,杀掉和珅,清除了和珅的党羽,再掀起一个惩贪高潮,腐败的势头就会应声而止。当然,嘉庆帝借鉴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有益成分,靠惩罚与教化相结合的手段,企图通过整饬清朝已经十分腐败的吏治问题,巩固已经开始动摇的帝王大厦。但由于所处的特殊历史环境,吏治的效果并不明显,甚至更甚于前朝。究其原因,既有制度、经济方面的诸多原因,还有长期的老人政治形成的体制性原因,更源于嘉庆帝的守成思想。

  反腐是一个是历朝历代都在面临,又都欲破解的世界性难题。如何规划一个最优的反腐进程,是时下中国急需探索的问题。党的十八大以来,正风反腐始终在路上,成效显著,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但这不意味着反腐败可以停一停、缓一缓,须知道腐败与反腐败永远处在权力天平的两端,一直进行着残酷的较量,也只有反腐败的力度和强度不断加大,才会真正实现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从这个意义上说,反腐败的成绩都是暂时的,反腐败的斗争需要持续进行下去,这也是锤炼党员干部队伍、增强党的凝聚力战斗力的必然要求。

  既然反腐败斗争是一场持久战、拉锯战,究竟如何才能打赢这场战役,结合读书的体会,我有了以下粗浅的思考。首先,必须把肃贪当作一项系统工程,统筹安排、系统设计,肃贪制度、方法应形成一个完整系统,不能遗漏系统的任何一个因素、环节,要注重措施的力度和连贯性。嘉庆帝惩贪又败于贪的教训更加说明,反腐倡廉必须从法制开始,加强制度建设。英国著名的历史学家阿克顿勋爵曾说:“权力会产生腐败,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腐败。”因此,必须通过系统的制度化设计关住“权力的老虎”。

  其次,在肃贪思想、方法上要树立权变思想,不断总结肃贪经验,依据客观环境的变化不断调整肃贪的方法。可以说嘉庆帝反贪的失败,除了当时中国封建制度本身的缺陷外,当权者“守成”的思想贻误了反贪时机,嘉庆帝始终秉持乾隆在训政时期提出的“敬天、法祖、勤政、爱民”八字方针。嘉庆六年三月嘉庆帝谕:“朕综理庶政,无不率由旧章。”这就昭示着制度性腐败在嘉庆年间是无法及时改制的。这也给了现时代我们一定的启示,反腐也要与时俱进,也要创新,要改革。联想到最近的热播剧《人民的名义》,剧中沙瑞金书记对于“懒政怠政”深恶痛绝。李克强总理也强调说:“身在岗位不作为,拿着俸禄不干事,庸政懒政怠政,也是一种腐败。”要真正实现“不能腐”和“不想腐”,不仅要依靠思想建设和制度建设继续推进,还要执政者敢出重拳,敢担重责,宁可“得罪千百人,不负十三亿”。

  第三,念好“肃、扶、养、率”四字真经。在“肃”的问题上,应该抓住关键人物和关键事件,加大惩罚力度,注意“小官巨贪”问题的出现,不因“官小”而放任。大老虎要打,小苍蝇也绝不能放过。《人民的名义》第一、二集就重塑了赵德汉这么一个“小官巨贪”的形象。艺术源于真实,赵德汉绝不是编剧虚构创造出的人物。也许他是千万个“小官”的缩影,但至少原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是其中的一个原型。2014年5月,魏鹏远因为贪污受贿被调查,调查人员在其家中发现了2亿元现金,重量达1.15吨,使用16台点钞机清点时,当场烧坏了4台。在“扶”的问题上,要切实做到奖惩分明,培植清廉的社会土壤。我们深知这样一个道理:不表扬好人好事,做好事的人就越来越少;不打击坏人坏事,做坏事的人就越来越多。在“养”的问题上,关键在于营造清廉的物质基础,为清廉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而这要取决于我们的经济发达程度和科学的社会分配机制。在“率”的问题上,党员领导干部必须做到“身先节俭,崇尚清廉”,历史证明,上行必然引起下效。

  总之,嘉庆帝间的贪腐风无法遏止,至少宣告专制政权依靠自我监察力量不可能纠正自身的弊端,只有实现社会生活的民主化,建立强大的权利制约体系,从预防、法制和道德教化等方面多管齐下,才有可能取得成效。作者评价嘉庆帝“大清王朝的不幸,就在于需要伟大人物的时候,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却是一个平庸的好人。”历史无法重来,历史也有着必然性,但防微杜渐,以古鉴今,确有必要。如今,反腐,我们同样不需要平庸的好人,还是敢出利剑的“剑客”。

  反腐,当出利剑。肃贪,势在必行。
责任编辑:孔维卫
  •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北京法院网   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