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开心工作 简单生活
作者:陈志兴  发布时间:2014-09-18 16:18:19 打印 字号: | |
  就思维方式来讲,我是一个简单的人。

  上学的时候规规矩矩,手捧书本打发掉了好几年的青春岁月。离开校园以后,工作则成了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入职以来,除上班时间外,周末、节假日也都是在围绕自身的工作领域阅读相关的资料、书籍等,相对来说是比较单调的。

  但是,对于这样的生活方式我倒也并不厌倦,实在累了也只是倒头大睡一觉而已。我仔细想过,为什么我会是这样一个如此枯燥、没有生活情调的人?因为本科念的是哲学吗?应该不是的。我不太相信一个人会因其学习、工作领域而影响日常的生活方式。后来,我想到了一个比较靠谱的解释:性格。对,就是性格。因为我是一个思维简单的人,不喜欢复杂的事情,对人、对事都是这样。

  也正是这样,“干一行、爱一行、精一行”一开始就成为了我的工作态度。被分配在知识产权庭之后,我并没有因为非知识产权学科出身而心生怯意,反而是抱着“边干边学”的心态积极地投身知识产权的理论和实务学习,抓紧一切的时间、机会去提高自己,满足知识产权审判业务的需要。

  工作或学习过程中任何没想明白的问题我都会找到合适的机会向带教法官——周姐姐请教。说是“请教”,其实她待人非常亲切、民主,每每给出答案总是要附上“我是这么认为的”这样一句话。正是从她的言传身教中,我获得了知识产权理论、实务中相关问题的启蒙性认识,开启了知识产权业务的大门。此外,她还给予我工作态度方面的教诲。每每在书记员工作中出现什么小瑕疵的时候,我总是觉得愧对她对法院工作的认真态度。

  随着近几年商标、专利领域授权、确权案件数量的增长,我所在的知识产权庭审判压力也非常巨大。每个人早晨一上班就像开动了的机器,轰轰作响,忙于各种程序性、实体性的工作,有时还要遭受当事人的各种不解和辱骂。虽然明白人民法官所肩负的时代责任,对“人民法官为人民”的工作主题也都熟记在心,但“人非圣贤”,心情低落的时候也还是会去反思自己存在的价值。自从独立思考以来,我一直秉持“与我们对死亡的恐惧相比,生活的无意义来得要更深”这样一种生活态度。所以,我不否认,我会对自己的工作价值进行思考。

   “你必须有活着的理由。只要服务公众,你就有活着的理由。”韦斯利• 布朗,美国唯一一名超过百岁(即将年届104岁)仍在断案的联邦法官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说。是的,生活虽然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活着也是非常沉重的一项职责。既然活着,就应该有所作为。

  而我,现在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好好工作,为这个社会的和谐、发展尽自己的微薄之力。正是这样,我总以一种严肃、认真的态度对待人民司法工作,尽一切可能完成庭领导、带教法官交代的任务,合理合法地对待当事人,以自己的切实行动实现“确保当事人打一个公正、明白、便捷、受尊重的官司”的工作目标。

  不可否认,作为个体,我是渺小的。但我坚信,只要我有条不紊地完成手中的工作,就能够为当事人纠纷的解决提供一份力量。正如天后王菲演绎的“旋木”那样,“我忘了只能原地奔跑的那忧伤,我也忘了自己是永远被锁上,不管我能够陪你有多长,至少能让你幻想与我飞翔。”我的工作也是这样,谈不上多么崇高,但我相信它能给人带去快乐。

  作为青年人,工作上的认真负责固然值得肯定,但也不应忽视精神生活的丰富。非常现实的是,身在首都北京,生活的压力并不比案卷的压力小多少。每次领工资条的时候,审判长总是会对我半开玩笑地说,“这个月的房租又有着落了吧”。玩笑归玩笑,但却也是事实。面对这种生存压力,我也曾沮丧过,会觉得很苦。但人贵为万物灵长,就在于其有思想。每当此时,我总是告诫自己“应该多一些坦然的心态去享受青春,而非心怀功利,让青春陷入痛苦”。开心充实地过好每一天才是对待青春的理想态度。

  若干年以前,莎翁即提出过“To be or not to be”的问题。活着,作为一个永恒的话题,每个时代都会有它自身的思考。对我而言,工作的价值诠释了活着的含义:开心工作,简单生活。
责任编辑:常鸣
  •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北京法院网   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