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我们不只是一粒沙子
作者:丁宇翔  发布时间:2014-09-18 12:53:37 打印 字号: | |
  对于宇宙来说,任何人只不过是苍野中的一粒沙子。贺佛尔(美国平民思想家)说,“我们是多么没有价值,记住这点,使人如释重负。”所以,如果你失恋、失势或者失败了,这绝对是一种变消极为积极的达观态度。但是,时间、地点、人物无常,当时空和角色定格到当下中国被称为“人民法官”的我们这些人身上时,你我还可以只是这粒沙子吗?

  我们被称为刀尖上的舞者。工作中,我们既要使判决服从司法理性,还要考虑社会和民意的接受程度。因为民意滔滔,在很多情况下我们只能接受他们的不接受,而不能拒绝他们的拒绝;我们既要遵循法律保护权利的逻辑,还要了断纠纷,因为实际情况是权利可能得到了保护,但纠纷却被激化了;我们的头脑既要想着审判,还要想着执行,因为不计可执行性的判决可能无法兑现,反而损害本来已经较为脆弱的判决权威;我们既要对本案做出判决的处理,还要尽力将与本案有关的其他纠纷做出非判决的处理,因为我们要解决矛盾而不能把矛盾推给社会。

  一切都是熟悉的,一切又都似初次相逢。面对哪怕是每天工作二十四小时也永远结不完的案件压力,面对薪水远低于律师同学还不得不供房子养孩子的经济压力,面对当事人的不理解、白眼甚至谩骂的精神压力,面对人民群众对司法的新期待新要求的社会压力,尽管你我已经很疲惫了,但是你我并没有放弃,你我还在坚持。因为我们是法官,人民法官,我们选择了这份坚持。我们已经不是一粒沙子,至少已经不是一粒普通的沙子。

  也许,你并没把自己当回事,因为,像你我这样普普通通的法官,在中国多如牛毛。但是,请别忘记,司法机制是一个容纳社会不满并促进社会改良的机制,人们可以把自己在生活中遭遇到的不公或痛苦通过司法诉求来发泄和救济。因此,一个一个分散的判决就可能一点一点地纠正那些别人还没有意识到的弊端。正是通过这种方式,社会的发展进化采取了稳定的、渐进的、改良的方式,从而避免了仇恨、暴乱和革命;正是通过这种方式,你我——这些共和国的法官们——在聚沙成塔地但却是最为基础地建设着我们的和谐社会。

  在建设法治的过程中,社会无疑需要有法学家们的高谈阔论来启蒙进而布道,需要有法学家们的“阳春白雪”使法治的理想更精致、更优雅。但社会也需要——没准现在是更需要——法官们的谨慎务实,从而具体地解决一个接一个的现实矛盾,使法治的理想不致沦为部分腐败官员的虚以委蛇;需要法官们的“下里巴人”,从而把文本中的法律适用到具体案件上,把闳中肆外的法理还原成人们生活中大大小小的规矩——这也许才是法治的真正落实,是具体的法治。法学家在课堂上往往讲授典型案例分析,而法官们实践中遇到的往往是不典型的案件事实;法学家往往强调理性、理论、理念,但法官们是在实际地解决纠纷,同时也在实际地经历着解决纠纷的艰难——当社会在高唱法治进行曲的时候,法官们则在披斩眼前的荆棘。因此,就长远看,法学家的意义更大,但就目前而言,法官们的意义或许更明显。

  当然,你我也必须坚持自己的道德操守才可能不是一粒普通的沙子。培根说过,“美德好比宝石,它在相互背景的衬托下反而更华丽。同样,一个打扮并不华贵却端庄严肃而有美德的人是令人肃然起敬的。”但很可惜,培根自己做得并没有说得那么好,他终因贪污受贿而被判刑。你我都必须铭记:道德的界定从来都是行为主义的,不是主观想象的。别忘了,在莎士比亚的笔下,连恶棍都认为自己是个大好人。所以,即使你我心里偶尔闪过甚至有过恶念,但千万别付诸行动,最好,连想都别想。我们这些人的符号就是:上有恤刑之主,桁杨雨润;下无冤枉之民,肺石风清。

  当反动统治被推翻的时候,我们寄望于社会主义,当社会主义摸索中遭遇困难时,我们寄望于改革开放,但是当改革开放步入深水区时,我们的希望又在哪里呢?或许,我们的法治实践正在回答这一追问:依法治国已经写到我们的宪法中,法治中国已经深入人心。我们要义无反顾地推进这来之不易但已众望所归的依法治国大略。在此过程中,法官们不单是见证者,更是亲历亲为者。我坚信,在正在推进的依法治国实践中,我们已经发挥并且还将继续发挥着,也许不是最重要、最深远,但必定是最直接、最积极的作用。
责任编辑:常鸣
  •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北京法院网   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